手机版 - 我要投稿
您的当前位置:吉林新闻网-吉林新闻 > 文化新闻 > 正文

世界万花筒之下,青年写作的坐标在哪里?

编辑:admin 时间:2019-07-12

  苏童、余华、马原和格非,他们一出手就是《桑园留念》《十八岁出门远行》《拉萨河的女神》《褐色鸟群》这样的作品吗?

  这些作品发表前,他们都有对文学的漫长摸索,然后在某一时刻忽然被照亮,这一时刻通常由某位外国作家的文学作品开启——余华早期受到川端康成的影响,有一天读到卡夫卡,意识到文学原来可以是这样的。格非和马原,最初受19世纪批判现实主义影响,1985年前后接触到西方现代主义,打开了文学世界新的大门。几乎所有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作家,都有面对世界文学的震惊感。

  “我把这个震惊时刻描述为走出写作的‘至暗时刻’。”这是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评论家何平在第三期“上海—南京双城文学工作坊”上对一代作家创作道路上“顿悟”式变化的描述。双城工作坊缘起2017年,由何平与复旦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金理共同发起,邀请青年作家、出版人、译者、批评家交流前沿文学艺术问题,在上海、南京两地轮流举办。这一次,他们讨论的是世界文学和青年写作的关系。

  今天的青年,处于这样一个视野广阔而驳杂繁复的现实社会,他们吸纳的是哪种文学经验?在写作中是否还存在“至暗时刻”?他们的作品呈现出何种“世界性”?7月6日,30多位青年作家、出版人、译者、批评家齐聚上海,围绕这些问题展开交流与讨论。

  这一代的“隐秘之书”

  近期,《中华文学选刊》向117位目前活跃于文学期刊、网络社区及类型文学领域的35岁以下青年作家(1985年及以后出生)发去调查问卷,提出了10组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有哪些作家对你的写作产生过深刻影响?请列举三位,具体说明原因”。结果显示,许多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对中国文学产生深刻影响的作家,并未被今天的青年写作者提及。

  其中发生了怎样的时代和审美之变?是什么在影响当下的青年写作?对于文学,他们关注的是什么,焦虑的又是什么?青年作家,也许有着各自未曾诉说的“隐秘之书”。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讲师朱婧认为,青年写作者遭遇世界文学,形成自己的想法理念和写作的方法、风格,是20世纪文学中一直存在的事实。当代的青年写作也无法脱离世界文学的场域,但是这种联系会不断产生新的变化,这种变化是需要被关切的。

  “如果要说青年写作的话,可能没有比我的学生更青年的一代写作者了,他们都是00后出生的。”上海大学文学院讲师汪雨萌在学校里接触了一批年轻的写作者。他们成长于全球化时代,有各种资源与渠道去了解外面的世界。“世界文学对他们来说,不再是范本类的对象。他们更可能选择模仿的是非文学,也许就是日本动漫中的文学形象。”学习写作的学生却远离了文学,她感到一种担忧。

  “现在很多写作者说他们热爱卡夫卡,其实模仿的是村上春树,因为村上春树相对好学。”《上海文化》副主编张定浩在看完青年作家调查后不禁感慨。他欣赏的是有深度、有力度的青年写作。他提到印象很深的两个被访者,其中一位提到蒲宁和纪德,她关心那些谈论最重要问题的作家,蒲宁和纪德也许不是最好的作家,但只有关注最重要问题才能为写作提供更多的潜能。另一位提到了蒙田,还有一个法国历史学家、一个美国汉学家。“我觉得这特别好,一个年轻写作者要有能力破壁,不只是学习现有的文学大家,而是能从文学之外吸收文学,这才能丰富现有的文学。”

  此外,随着现代生活的演进,个人连接到世界的部分越来越广阔,物质和精神可以探索的疆域更开阔,但青年写作足够敞开了吗?朱婧表示怀疑:个人生活呈现出一种逐渐闭锁、谢绝访问的趋向,世界愈大是否意味着个体愈微渺?如何在个人写作中处理小与大的问题,或许也是青年写作者的某种心理自陈,折射出他们自身的困惑与焦虑。对此,张定浩认为,只有热爱世俗生活才能成为好的写作者,期望青年写作者少一些忧郁气质,多一些对日常生活的热情。

  青年写作,我们过度鼓励了吗?

  各大文学期刊对青年作者高度关注,各种文学奖项里也不断出现新的年轻写作者,只要出现“青年”字样,便能成为文学界的热点话题。《思南文学选刊》副主编黄德海认为,这些年对青年写作者各种各样的鼓励似乎过多了,青年写作者发表作品比起他们这一代要容易许多。他担忧,青年写作者会因此遇不到障碍,难以思考、进步。他也担心自己就这样进入了原本反对的同质化过程,他期待的是更为“成熟”的青年写作。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 热门标签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9 吉林新闻网-吉林新闻 All Rights Reserv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