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我要投稿
您的当前位置:吉林新闻网-吉林新闻 > 文化新闻 > 正文

《红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

编辑:admin 时间:2019-07-12

  出版于1961年的长篇小说《红岩》,迄今发行已超过1000万册,堪称中国当代发行量最大的革命历史小说。它讲述1948年至1949年全国解放前夕,重庆“中美合作所”白公馆、渣滓洞集中营里,身陷囹圄的共产党人与穷途末路的敌人展开殊死搏斗的故事。小说成功塑造了许云峰、江姐、华子良、成岗、齐晓轩等共产党员的英雄形象;尤其是江姐,经由电影、歌剧等艺术形式的改编和再创作,成为独具华彩的女英雄形象,流芳后世。《红岩》中的英雄烈士以顽强不屈的行为展现坚定的革命意志,他们用生命诠释“红岩精神”,诠释何为信仰与忠诚,至今仍具有无穷的感召力。

  发表在《红旗飘飘》上的纪实文学作品《在烈火中得到永生》,是红岩故事第一次以回忆录的方式与全国读者见面 

  1961年12月,中国青年出版社在经过了三年多时间的精心打磨之后,隆重推出了署名罗广斌、杨益言的长篇小说《红岩》。当时,无论是该书的作者、编辑、帮助修改书稿的作家,还是为该书的写作和出版提供支持和帮助的各级党委政府部门,都没有意识到,《红岩》将成为中国当代发行量最大的革命历史小说。《红岩》中的革命故事早已成为几代人难以抹去的记忆。

  《红岩》的写作大体上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可称作个人回忆写作阶段,包括罗广斌、刘德彬、杨益言的回忆文章和宣讲提纲,以及他们对渣滓洞、白公馆大屠杀其他幸存者的回忆文章的整理。其中较有代表性且与长篇小说《红岩》有较为密切关系的,有罗广斌、刘德彬等在1950年1月编印的《如此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蒋美特务重庆大屠杀之血录》,以及罗广斌、刘德彬和杨益言三人编写的《圣洁的血花》。根据学者钱振文的研究,最早对重庆解放前夕发生在渣滓洞白公馆集中营大屠杀事件进行个人回忆性书写的,是大屠杀幸存者任可风的《血的实录——记11.27瓷器口大屠杀》(原载1949年12月6日重庆《大公报》第4版)、钟林的《我从渣滓洞逃了出来》(1949年12月29日至1950年1月1日重庆《国民公报》连载),以及杨祖之(杨益言)的《我从集中营出来——瓷器口集中营生活回忆》(1949年12月5日至12月16日重庆《国民公报》连载)等。这些回忆文章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以第一人称的视角叙述故事,是相当典型的个人记忆表达。

  后来,当罗广斌、刘德彬和杨益言受组织的委派和出版单位的邀请,编写有关渣滓洞、白公馆大屠杀回忆材料,对写作便有了更高的要求——可以说进入了写作的第二个阶段,或者可以称作国家记忆纪实文学阶段,具有了较为自觉的国家立场的追求。因此,红岩故事在第二个阶段的写作虽然在“纪实”这个基本特点上与此前的个人记忆写作保持了一致性,但在写作方式和写作效果等方面与前一个阶段有了明显的区别。

  这里需要简要提及催生长篇小说《红岩》的中国青年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是一家隶属于共青团中央的出版机构,自成立伊始,不仅能够很好地把握国家的出版方针,而且拥有一批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和专业眼光的编辑,出版了《红日》《红旗谱》《创业史》等为代表的一大批中国当代文学标志性作品。中国青年出版社第一次向红岩故事作者约稿是在1957年4月。1956年夏天,中国青年出版社为了编辑对青年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读物,在第二编辑室(即文学编辑室)里建立了传记文学组,并创办了一个新型刊物《红旗飘飘》。据长篇小说《红岩》初版本责任编辑张羽回忆:

  创刊伊始,我们制订了一个包括著名烈士和英雄人物的一百多人的回忆录或传记名单,向四方征稿。当我们正在安排第二期稿的时候,收到四川省长寿县读者赵山林的一封来信。信中反映了四川群众的意见:他们听了罗广斌同志介绍解放前“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的血录,受到很大教育,希望中国青年出版社收集材料,“通过写小说的形式出版发行”,以便收到更好的效果。

  正是这封读者来信,促成了中国青年出版社向罗广斌的第一次约稿。半年以后,他们收到由罗广斌、刘德彬、杨益言三位作者整理而成的回忆录《在烈火中得到永生》。这就是1958年2月发表在《红旗飘飘》第6集上的纪实文学作品《在烈火中得到永生——记在重庆“中美合作所”死难的烈士们》。这也是红岩故事第一次以回忆录的方式与全国读者见面。

  1959年2月,中国青年出版社又将修改后的《在烈火中得到永生》作为重点图书出版了单行本《在烈火中永生》,使红岩故事在全国广为传播,并被改编成电影产生巨大影响,成为新中国红色经典的代表性作品之一。这也推动了红岩故事从回忆录向长篇小说的发展,红岩故事的写作也由此进入第三个阶段即长篇小说创作阶段。

  重庆市委准许小说创作人员到公安部门查看绝密级敌特档案,提审在押敌特人员,为小说创作提供了难得的宝贵素材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 热门标签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9 吉林新闻网-吉林新闻 All Rights Reserv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