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我要投稿
您的当前位置:吉林新闻网-吉林新闻 > 文化新闻 > 正文

外国文学研究如何理论创新?

编辑:admin 时间:2019-05-09

  外国文学研究在二十世纪的中国经历了作品译介时代、文学史研究时代和作家+作品研究时代,如果查阅申丹和王邦维总主编的《新中国60年外国文学研究》,我们就可以看到,在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特别是在九十年代以后,外国文学研究进入了文学理论研究时代。译介外国文学理论的系列丛书大量出版,如“知识分子图书馆”系列和“当代学术棱镜译丛”系列等。在大学的外国文学课堂使用较多、影响较大的教程中,中文的有朱立元主编的《当代西方文艺理论》;英文的有张中载等编的《二十世纪西方文论选读》和朱刚编著的《二十世纪西方文艺批评理论》。这些书籍所介绍的西方文学理论和批评理论,以《二十世纪西方文论选读》为例,包括俄国形式主义、新批评、原型批评、结构主义、精神分析批评、接受美学与读者反应理论、后结构主义、西方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后现代主义、新历史主义、后殖民主义、文化研究等等。

  十多年之后,这些理论大多已经被我国的学者消化、吸收,并在外国文学研究领域广泛应用。有人说,外国文学研究已经离不开理论,离开了理论的批评是不专业、不深刻的印象主义式批评。这话正确与否,我们不予评论,但它至少让我们了解到理论在外国文学研究中的作用和在大多数外国文学研究者心中的分量。许多学术期刊在接受论文时,首先看它的理论,然后看它的研究方法。如果没有通过这两关,那么退稿即是自然的结果。在学位论文的评阅中,评阅专家同样也会看这两个方面,并且把它们视为论文是否合格的必要条件。这些都促成了我国外国文学研究理论时代的到来。我们应该承认,中国读者可能有理论消化不良的问题,可能有唯理论马首是瞻的问题。在某些领域,特别是在博士论文和硕士论文中,理论和概念可能会被生搬硬套地强加于作品,导致“两张皮”的问题。但是,总体上讲,理论研究时代的到来是一个进步,是一个值得我们去探索和追寻的方向。

  一

  如果说“应用性”是我们这套“外国文学研究核心话题系列丛书”(以下简称“丛书”)追求的目标,那么我们应该仔细考虑以下两个问题:第一,我们应该如何强化理论的运用,它的路径和方法何在?第二,我们在运用西方理论的过程中如何体现中国学者的创造性,如何体现中国学者的视角?我们先看第一个问题。十年前,当人们谈论文学理论时,最可能涉及的是某一个宏大的领域,如新历史主义、女性主义、后殖民批评等。而现在,人们更加关注的不是这些大概念,而是它们下面的小概念,或者微观概念,比如互文性、主体性、公共领域、异化、身份等等。原因是大概念往往涉及一个领域或者一个方向,它们背后往往包含许多思想和观点,在实际操作中有尾大不掉的感觉。相反,微观概念在文本解读过程中往往具有很强的操作性,在分析作品时能帮助人们看到更多的意义,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人物、情节、情景,以及这些因素背后的历史、文化、政治、性别缘由。

  在英国浪漫派诗歌研究中,这种批评的实例比比皆是。比如莫德·鲍德金(MaudBodkin)的《诗中的原型模式:想象的心理学研究》(ArchetypalPatternsinPoetry:PsychologicalStudiesofImagination)就是运用荣格(CarlJung)的原型理论对英国诗歌传统中出现的模式、叙事结构、人物类型等进行分析。在荣格的理论中,“原型”指古代神话中出现的某些结构因素,它们已经扎根于西方的集体无意识,在从古至今的西方文学和仪式中不断出现。想象作品的原型能够唤醒沉淀在读者无意识中的原型记忆,使他们对此作品作出相应的反应。鲍德金在书中特别探讨了塞缪尔·泰勒·柯尔律治(Samuel Taylor Coleridge)的《古水手吟》(The Rime of the Ancient Mariner)中的“重生”和《忽必烈汗》(KublaKhan)中的“天堂地狱”等叙事结构原型(Bodkin:26—89),认为这些模式、结构、类型在诗歌作品中的出现不是偶然,而是自古以来沉淀在西方集体无意识中的原型在具体文学作品中的呈现(90—114)。同时她也认为,不但作者在创作时毫无意识地重现原型,而且这些作品对读者的吸引也与集体无意识有关,他们不由自主地对这些原型作出了反应。

  在后来的著作中,使用微观概念来分析具体文学作品的趋势就更加明显。大卫·辛普森(DavidSimpson)的《华兹华斯的历史想象:错位的诗歌》(Wordsworth’sHistoricalImagination:ThePoetryofDisplacement)显然运用了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但是它凸显的关键词是“历史”,即用社会历史视角来解读威廉·华兹华斯(WilliamWord⁃sworth)。在“绪论”中,辛普森批评文学界传统上将私人领域与公共领域对立,将华兹华斯所追寻的“孤独”和“自然”划归到私人领域。实际上,他认为华氏的“孤独”有其“社会”和“历史”层面的含义(Simpson:1—4)。辛普森使用了湖区的档案,重建了湖区的真实历史,认为这个地方并不是华兹华斯的逃避场所。在湖区,华氏理想中的农耕社会及其特有的生产方式正在消失。圈地运动改变了家庭式的小生产模式,造成一部分农民与土地分离,也造成了华兹华斯所描写的贫穷和异化。华兹华斯所描写的个人与自然的分离以及想象力的丧失,似乎都与这些社会的变化和转型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84—89)。在具体文本分析中,历史、公共领域、生产模式、异化等概念要比笼统的马克思主义概念更加有用,更能产生分析效果。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 热门标签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9 吉林新闻网-吉林新闻 All Rights Reserv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