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我要投稿
您的当前位置:吉林新闻网-吉林新闻 > 文化新闻 > 正文

大变革 大叙事 大手笔

编辑:admin 时间:2019-11-06

   当代中国正在进行着伟大的变革。现代化的历史创举,使生产力飞跃发展,生产关系发生巨变,社会的经济结构、政治体制结构、思想文化结构重新组合。现代化的伟大的社会实践必然推动历史变革和社会转型,创造出一个繁荣、富强和文明的新时代的新中国。这个历史时期内,人才、知识、科技和资本将都起到极其重要的杠杆作用。

  几千年来小生产宗法制的农耕社会将被现代化的生产方式所取代。实现农业现代化的使命异常艰巨。只有实现了“三农”的现代化,才能真正实现中国的崛起。通过现代化实现伟大民族复兴的中国梦不会是一帆风顺和风平浪静的。中国人民必须冷峻面对“崛起”和“反崛起”、“变革”和“反变革”的严酷斗争。既要借鉴欧美的尖端科技和先进经验,更要立足于发扬“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精神。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共产党人除了人民的利益之外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应当给人民带来更多的福祉,尊重和敬畏人民的意志和愿望,恪守宗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工业现代化的基础建设工程非常必要,但人心的基础建设工程更为重要。现代化的社会培育着现代化的人,现代化的社会是依靠现代化的人来实现的。现代化的历史进程中,必须强化和优化共产党和共和国的经济基础、思想基础和群众基础,筑牢新时代心的长城;心系大众,改善民生;力倡公平正义、民主法制、廉政爱民;严惩腐败,抑制两极分化;警惕权力拜物教和金钱拜物教对理想和信仰的亵渎和消解,对人性、人格和人的思想灵魂的腐蚀和污染;消除现实生活中的一切丑陋现象,逐步建构起一个健全和文明的社会。

  大变革时代需要大变革的文艺。大变革的时代是催生和涌现文艺大家的时代。大变革时代的历史社会条件和现实生活语境,为文艺的大发展和大繁荣提供了丰沃的土壤,为文艺创作提供了富有时代感的新鲜的重大题材。有志向的文艺家应当全心全意地深入到实施现代化的伟大历史变革和社会实践中去,体验和表现新时代的生活形式和斗争形式,创造出划时代和史诗般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精品力作。

  大叙事

  大叙事和小叙事,两者都需要。任何国家和民族都有大叙事和小叙事。文艺创作通过“微小叙事”大量地反映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关注处于社会下层和低层族群的生存状态,帮助他们分担艰难。大变革时代,更需要“宏大叙事”,通过“宏大叙事”表现关涉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的重大课题和标志性事件,创造出反映历史发展进程的史诗般的精品力作。新中国成立前,有歌剧《白毛女》,小说《暴风骤雨》《太阳照在桑干河上》。新中国成立后的五六十年代,涌现出一批带有主流性质的宏大叙事,凸显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作品。如小说《青春之歌》《红岩》《红旗谱》《红日》《林海雪原》《野火春风斗古城》《创业史》等。文艺工作者发扬现实主义光荣传统,创造出这些不朽的红色经典。改革开放后产生了《沉重的翅膀》《乔厂长上任记》《平凡的世界》等优秀文学作品,影视作品有《开国大典》《大决战三部曲》《长征》《亮剑》《血战湘江》《海棠依旧》等。

  西方后工业社会中的人们普遍呵护和钟爱自身个体生活的独立性、自主性和散淡的无约无束的自由性,并不特别关心与自己的切身利益无涉的社会事业和历史事件。西方后工业社会时兴走红的后现代主义和解构主义并非只是痴迷于语言王国中的“文字游戏”。这些学者也走出书斋,站在大众立场,反对宏大叙事。因为宏大叙事所表现的宏大事业和普通百姓几乎没有利益关系或少有利益关系。这种社会文化思潮之所以反主流、反中心、反统一、反稳定,实质上反映出西方发达国家的社会矛盾,是个体公民和西方主流社会不协调的产物。当代中国尚未实现现代化,经济发展极不平衡,大部分地区,特别是广大农村基本上处于前现代状态,繁荣的城市开始初步现代化,个别的发达地区开始呈现出后现代的表征。我们可以从整体上把当代中国的国情界定为前现代向现代的过渡与生成。西方后工业社会产生的后现代主义,对基本上处于前工业社会的当代中国来说,存在着明显的历史错位和时代反差。后现代只能部分地适用于发展状态的中国。当代中国的历史结构好像美人鱼那样,有一个漂亮的脸庞,却拖着一条修长的尾巴,发达的城市和地区已经显露出后现代的氛围,但工业化落后的广大农村尚处于前现代的滞后状态。后现代整体上不适合中国国情。推动中国现代化的历史进程,不宜宣扬边缘化和碎片化,客观上不利于表现大变革时代的创造精神和英雄主义,有碍于产生表现正能量和主旋律作品。这种带有后现代色彩的文学主张,有助于专注和改善处于边缘和底层的普通百姓的生存状态。如“新写实小说”,由于反映了处于社会下层族群的艰辛的生活困境,引起舆论的关注和大众的喜爱。与后现代主义的性质和功能相接近的解构主义一味地笼统地强调解构,也是不科学的。现代化伟业需要建构。诚然,只有解构应当解构的东西,才能建构应当建构的东西。为了建构才去解构。解构是手段,建构是目的,不应当把解构和建构对立起来。

  处理好大叙事和小叙事的关系,需要解决一些带有拨乱反正性质的理论问题。

网站地图 | 热门标签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9 吉林新闻网-吉林新闻 All Rights Reserved.

Top